阿替的消防日記《一》

學長,替代役,急救,AED,電擊,CPR
急救示意圖(圖/本報系資料照片)

五月十二號,我從安平港結束消防役的專業訓練,到達彰化的地方消防隊,一切對我來說是如此的陌生和緊張,想到我在專訓所學的技能,都即將在這個地方派上用場,手心就開始冒汗。

本來在快樂吃晚餐做自我介紹的時候,消防隊外面突然有一名老人騎車自摔,送去醫院後,返隊途中,突然收到一件緊急救護案件,接著,我就遇到了我第一個休克患者。

考試的時候,不管是搬運患者上長背板還是心臟復甦,其實都很清楚,但到了現場完全是兩回事,到了現場,患者面朝地板倒在地上,臉上有血,心臟停止,瞬間做事的節奏加快了十倍。

「拿AED給我!」、「給我甦醒球!」、「長背板呢!」,警消學長開始操作AED,役男學長開始CPR,我則放擔架拿長背板跟頸圈跟甦醒球,這是我的第一天報到阿!怎麼就讓我遇上了救護案件的BOSS,明明知道東西在哪,但就是要多花十秒去找,明明知道急救流程,但就是會手忙腳亂。

AED:「不建議電擊。」

上了救護車之後,跟學長在救護車極度顛簸中給氧按CPR中到了醫院,依舊跟兩位學長和護士交替CPR,接著家屬到了現場,「媽媽來了。」、「妹妹也來看你了。」、「妹妹,叫爸爸起來。」,我就繼續在家屬面前,按壓患者的心臟,大約20分鐘後,醫生示意叫我停止,然後對著家屬宣布急救無效。

在回程的路上,我還在喘,手還在抖,一方面是因為做CPR很累,二方面是因為我發現一切都是玩真的,在我們一般人的生命經驗中,舉凡親友過世,不會有人參與這一段,目送最後一面時,也不會有人真的去觸摸。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跟我一樣,起碼我是這樣的,但那天我第一次感受到甚麼叫「生命最後的幾分鐘」。

「很抱歉,我們盡力了。」我的第一天就抱著這個心情入睡,睡得不是很安穩。

關鍵字: 學長替代役急救AED電擊CPR阿替的消防日記
好友人數
發表意見
留言規則
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、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。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,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,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:
  •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,或大意內容相同、類似的文章
  •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
  • 發言涉及攻擊、侮辱、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、社會正義、國家安全、政府法令之內容,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
  • 請勿以發文、回文等方式,進行商業廣告、騷擾網友等行為,或是為特定網站、blog宣傳,一經發現,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
  •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,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、報導或相關連結
  •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
  •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,且未經證實、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、不實謠言等
  •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(圖片)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、商標、專利等權利;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,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,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
違反上述規定者,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,或者直接封鎖帳號!請使用者在發言前,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,謝謝配合。